刘战魁先生的《道德经心解》

  • 文章来源 : 中国道学网
  • 发布日期 : 2012-10-19
  • 阅读数 : 3172

 第一章

  [原文]

  道①可道非常②道;名③可名非常名。无④名天地始⑤;有名万物母⑥。常无欲⑦观⑧其妙⑨;常有⑩欲观其徼○11。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12,玄之又玄,众妙○13之门○14。

  [注释]

  ① 道:金文 从行(行,像十字路的形状,表街道)、从首;还有一体道加“止”(脚),强调行走。发展到后来,“行”表现的十字路省去半条街成“彳”,篆文道整齐化后,从辵(chuò 即“辶”,意为“走路”)、从首。道,原有引导、治理、疏通的意思,后来把这层意思分化出来,在“道”字下加“寸”(手),成“導”。

  ② 常:平常,恒常,永恒不易;也引申为规律。

  ③ 名:甲骨文名从口,从夕(晚上)。《说文》:“自命也。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天黑时看不见对方,所以用口呼叫彼此的名字,本义为人的名字即给自己所命之名,别人对自己的称呼,引申为事物的名称,命名等。

  ④ 无:是空性。空性即是道的虚寂之体,道体即为宇宙之始。“无”的性状——虚寂态,净寂态。强为之名道,即无始之始。

  ⑤ 始:会意兼形声,由“台”字意分化而成。“台”甲骨文 是“巳”( ,胎儿形)的倒转形,即头朝下的胎儿形,表示怀胎;金文 加义符“口”(象征胞衣),强调怀胎之意,怀胎为人之初始,因此引申为“开始”。金文把“台”字中“初始”的意思分化出来,加义符“女”而成“始”,本义为女人怀孕、怀孕之初,引申为开始;本文中表示无始之始。

  ⑥ 母:甲骨文 和金文母都是“女(女)胸前加两点”形,象“妇女有两乳”形,表示已产子有乳汁。本义为养育孩子的妇女,引申指所从滋生的事物本源。

  ⑦ 欲:本义欲望,引申为需要、需求;文中表示人的主观能动作用,感官功能的本然需求。

  ⑧ 观:感而遂通,明通。

  ⑨ 妙:精微、细微,宏大广博;描述道体无所不兼容之属性特征。

  ⑩ “有”即是道之用。“道用”之名为德。道生一,即一以后的万事万物皆为“德”,包括我们人所能够认识的、还有未被认识的一切存在,即一切的“有”和“有名”。所以,万事万物是道之用——“德”的自然运化所呈现的。由“始”所生即是“母”,母即是孕生万事万物的各种运化发展规律,如阴阳五行规律等。

  ⑪ 徼(jiào):原义边界、边际;文中表示万事万物衍化的内容及过程的呈现和存在。

  ⑫ 玄:本义为染黑,引申为黑色、黑暗,深奥渊暝而不可思议。

  ⑬ 众妙:道德所蕴含和呈现的一切玄机。

  ⑭ 门:文中指代道德生生循环之性的根本,玄机妙要。

  [译文]

  道能够借助于语言文字来描述,可是语言文字的本身不是道。如果道可以被描述,那么就不符合道之永恒而不可思议的无内无外、无始无终之特性。道是即动即静、非动非静的寂态。

  道为无始之始的存在,其不增不减、不断不常之性是可以通过智慧传承的教育文化来学习和践证的,并能因此洞彻明透宇宙自然的产生和存在的根本内涵;但这样的途径却不是道之绝对真理的本身,而只是见证道的条件和方式方法。如果把这种途径当作是道,那么就不符合道之恒常不变、无边无际的体性。

  “道可道非常道”是讲道之体性的。

  宇宙间的万事万物皆由道而生,其存在都有各自的属性特征。人所能够认识的万事万物及其各自属性特征的存在,都可以形成各自的名称或称谓。但是其名称和称谓都是依人意识活动所产生的观念去认识和定义的,并不是事物存在的本身。如果事物存在的本身可以通过认知而形成固有的概念、观念和观点,那么就不符合自然存在的道之用——德的本质内涵,德即规律孕生演化宇宙自然的机制和法则规范宇宙间一切存在繁衍秩序的功能原理。

  人的社会属性——个体的社会性意识形态,即人的思维模式及其对事物参照衡量的标准体系,包括人格、尊严、名誉、地位等,皆是社会伦理道德规范和行为活动准则的产物。而且个体意识形态的集合形成了社会意识形态的存在状态,并随社会的运动发展而改变。

  因道而生万事万物的自然运化发展规律即是名,但此名不是人们固有僵化的思维模式所参照得出的形式与现象。德之名即道之用,如果仅凭人的意识活动所形成的概念、观念和观点来作为认知事物的标准或行为活动准则,形成这样对“名”的认识,那就不符合德之恒于不断运动、变化、发展——循环往复不止、生生运化不息规律的自然之性。

  “名可名非常名”是讲道之用性的。

  无始之始的净寂是宇宙存在之根本,强为之名曰道——无。

  由“始”所生的孕化万事万物的生生循环的规律是道之用——德的自然呈现,强为之名——有。

  道的永恒净寂之体可以感而遂通。通过践证冲虚之机所展现出来的无内无外、不增不减、不断不常的特性,而呈现道与万事万物的兼容遍透之“妙”。

   道之用——德,即永恒的宇宙运化发展规律,可以通过践行来呈现自然规律运化万事万物的整体辩证性——恒于运动、变化、发展的循环往复的自然之性,以此明通万事万物衍生演化的内容和过程。

   道与德、道体与德用、道之无与德之有,皆同出而异名,二者为混然的整体,都出于无始之始净寂冲虚之机,且与万事万物呈兼容。道与德,体与用,无与有,都只是勉为其难的两种不同的描述而已。

   道生万物,万物复归于道,道遍透于万物;即无生有,有归于无,无有混融如一。无与有呈现互生、互化、互分、互合、互离、互根的运化状态,是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

   像这种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运化内容,与深不可测、妙不可言的运化过程,难以穷其究竟。

   道体德用,净寂之性所蕴涵的冲虚之机,是与万事万物呈兼容之“妙”的根本,即无与有是混然的整体;其自然呈现的生生循环之性,是有与无相互运化之本源,是万事万物得以产生、发展、复归之“妙”的根本。

第二章

  [原文] 

  天下①皆知美②之为美,斯恶③已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⑤相和⑥,前后相随。是以⑦圣人⑧处⑨无为⑩之事,行不言○11之教○12。万物作○13而不辞○14,生○15而不有○16,为○17而不恃○18,成功○19不居○20。夫唯○21不居,是以不去○22。

  [注释]

  ① 天下:本处指人类社会,社会中的人们。

  ② 美:真善美,泛指符合自身思想意识、观念、观点以及情感等等一切的认识。

  ③ 恶(è):假丑恶,泛指违背自身思想意识、观念、观点以及情感等等一切的认识。

  ④ 已:语气助词,表肯定、终结。

  ⑤ 音声:音者,声之体,发于心之虚,亦归于寂,属虚,属阴;声者,音之用,感于物而动,属实,属阳。

  ⑥ 和:音声谐调相应。

  ⑦ 是以:正是因为如此,所以。

  ⑧ 圣人:证道、得道、行道之人。

  ⑨ 处(chǔ):本义为止息,引申为安处,交往、应对,顺应。

  ⑩ 无为:生命活动的展现不违背自然本性,合乎自然规律。

  ⑪ 不言:本处指不拘泥于任何形式,不执著于主观思想意识活动。

  ⑫ 教(jiào):甲骨文 、 、 是“学”(学、 )加义符“攴”(pū,手持棍)而成,强调督责指导之意。

  ⑬ 作:起始,生发。

  ⑭ 不辞(cí):辞,推拒、逃避。不辞,文中表示不迎不拒之意。

  ⑮ 生:《说文》:“进也。象草木生出土上。”《玉篇》:“起也,产也。”泛指衍生、孳生,又引申为生机、生生之性。

  ⑯ 不有:有,占有,据持。不有,表示不据不弃之意。

  ⑰ 为:施为,作为,治理维系。

  ⑱ 不恃(shì):恃,倚仗。不恃,文中表示不倚不背之意,即不依赖、不违背。

  ⑲ 功:本义从事工作,引申为做事的成效、功效。

  ⑳ 不居:居,处、停留。不居,表示不住不离之意。

  ○21夫(fú)唯:夫,副词,句首表肯定论断,相当于乃(是)、就(是)。唯,副词,表限定范围,表肯定,可不译。夫、唯常于句首连用。

  ○22不去:文中表示无生无灭的“常”之性。

  [译文]

  人们在应对社会的各种关系时,自然会形成美的观念;这种美的参照标准,都是因符合人对事物认识的主观心意的分别而形成的,并与恶的观念相伴而生。人们在应对各种事物时,自然会形成善的认知;这种善的参照标准,都是因符合自我对自然生存环境与社会生活关系之价值观认识的分别而形成的,并与不善的认知相伴而生。

  人们对社会的一切认识,都是自我观念的产物。人个体的意识形态和社会意识形态,都存在着对真善美与假丑恶的认识和衡量标准。由于社会处在不断运动、变化、发展的过程中,个人与社会的意识形态也会随其改变而改变,随其发展而发展。因此,社会之中的人们对真善美与假丑恶的认识和衡量标准,也会随之发展而改变;而且二者相对而出,相互转化,其互生、互化、互分、互合、互根、互离的运化发展过程,体现了德用之妙。

  社会意识形态是个体意识形态的集合反映,所以包括真善美与假丑恶在内的对社会关系中一切事物的认识和衡量标准,归根结底都是人们个体意识的观念、观点和概念的产物;而且都是处在人类社会这个共同体之中,都是处在人类社会的社会意识形态之中的。

  当个体参照事物的标准符合了社会意识的衡量标准时,个体意识与社会意识就产生了和谐观;当二者标准不相符合时,个体意识便与社会意识产生了不和谐观。

   以此类推可知:

  “有”与“无”是相对而互生的;“难”与“易”是相对而互成的;“长”与“短”是相对而互显的;“高”与“下”是相对而互倾的;“音”与“声”是相对而互和的;“前”与“后”是相对而互随的。

   有此即有彼,有彼即有此。万事万物相对相生、相反相成,循环往复而周行不殆,此本为阴阳规律的辩证性,并且存在于同一整体中,同出而异名。

   因此,有道之人在应对万事万物时,能够顺应事物自然发展的运化规律而行,不执著于主观意识来分别和施为,而是无为处之。

   因没有执著和分别,其反映和呈现的是事物运化发展过程的全貌与整体性。其不拘泥于任何形式——所反映的形式就是内容,不执著于主观思想意识活动——所反映的现象即是本质,身心行为自然展现其教化;一切所谓的形式与内容、现象与本质,又无不蕴涵于其教化之内。

   像这样自然顺随万事万物之衍生而不迎不拒;合于万事万物之演化而不据不弃;应对万事万物而不倚不背;达成万事万物的自然结果而不离不住。

   正是因为有道之人对万事万物的衍生过程和演化结果不离不住。遵循恒于运动、变化、发展的规律或法则无为而行,顺应事物各自的属性特征自然地运化发展,所以符合于自然道德的真常和谐性,无始无终,无生无灭,无为而无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