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逻辑”

  • 文章来源 : 道学论坛
  • 发布日期 : 2012-12-18
  • 阅读数 : 3152

  

  为了“逻辑”与人发生了几次满严重的争论。 一次是有人坚持“易老”有逻辑, 而《论语》无逻辑, 另一次是有人坚持“墨家”有逻辑,儒家无逻辑。 

  然而什么是逻辑呢?

  (一)

  “逻辑”是外来词汇。 是英语“LOGIC”的音译。

  而英语“logic”是形容词, 不是名词。 本意是“逻辑的”或者是“理性的”。 而英语中并没有与中文“逻辑”对应的名词。 “logic”也没有名词词义。

  所以, 英语“logic”的本意是: 理性的(思维/推理/推论等等)。 此处的“理性”是“遵循被公认的逻辑定理进行的思维/推理/推论”。

  所以, “逻辑的思维”其实就是“辩证的思维”, 以与“随意的思维”相对照。

  (二)

  国人关于“逻辑”一词的实际使用中, 其实是将“理性”与“正确”混淆了。最常见的就是将“理性的思维”与“正确的思维”的混淆。 经常说的“不逻辑”或者“没逻辑”其实是说的“不正确”, 而不是指的“缺乏辩证性”(或者不“理性”)

  有些人甚至可能将“逻辑”与“真理”混淆, 其实问题就会严重多了。

  (三)

  “逻辑”是“辩证的思维”。

  通常, 辩证的思维是表现为“辩证的推论过程”。

  所以, 所有“逻辑推理”的规则, 如百度百科词条所列:

  概念的特征:内涵和外延。

  判断的特征:一是判断必须对事物有所断定;二是判断总有真假。

  推理的特征:

  演绎推理的逻辑特征是:如果前提真,那么结论一定真,是必然性推理;

  非演绎推理的逻辑特征是:虽然前提是真的,但不能保证结论是真的,是或然性推理。

  方法: A 定义 是揭示概念内涵的逻辑方式。是用简洁的语词揭示概念反映的对象特有属性和本质属性。定义的基本方法是“种差”加最邻近的“属”概念。

  定义的规则:一是定义概念与被定义概念的外延相同;二是定义不能用否定形式;三是定义不能用比喻;四是不能循环定义。

  B 划分 是明确概念全部外延的逻辑方法,是将“属”概念按一定标准分为若干种概念。

  划分的逻辑规则,一是子项外延之和等于母项的外延;二是一个划分过程只能有一个标准;三是划分出的子项必须全部列出;四是划分必须按属种关系分层逐级进行,不可以越级。 

  通常所说的“有逻辑”, 其实应该是指“符合逻辑规则的推论”。

  日常言语中不乏我们认为是“正确的推论”, 可能是“不符合逻辑规则”的。

  (四)

  一篇文章, 并不能直接用“有逻辑”或者“无逻辑”来评价。 要看文章中是否有“推论”方面的内容。

  对于议论文种类的文章, 文章中通常会涉及“推论”。 所以, 当然应该审视文章中的推论是否符合常用的“逻辑规则”, 有时可能要涉及高一等级的逻辑规则。

  所以, 评论一份文字资料, 如一本书, 或一篇文章, 当然应该包括对书中(或文中)的推论性内容进行“是否符合逻辑推论规则”的评价。 却不能直接用“有逻辑”“无逻辑”对全书(或全文)进行评价。 从“逻辑学”出发, 评价一本书是否是“符合逻辑推理规则的”, 即已经违反了“逻辑推论规则”了。即一本书不能是一个“单纯的推论过程”。 一本书通常是必然包括“推论”和其它内容的混合的状况。 而“符合逻辑规则”只能对于“推论”内容的部分才可以应用。

  (五)

  即便是对于一部书中的“推论”内容的评价, 也经常会“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

  所以, 对于《论语》书中的“推论”内容, 当然可以进行“是否符合逻辑规则”的评价。 但是,

  这种评价不能只及于《论语》, 是必须及于所有这类“书”的, 比如《墨子》《老子》》《易经》等。

  而这种评价过程中, 必须按照公认的“逻辑推论规则”。 而且只是进行“是否符合逻辑推论规则”的评价。 对于书中的“政治观点”等涉及“正确与否”的内容其实并不适合“是否符合逻辑规则”的评价。

  (六)

  “逻辑推理规则”仍然是人类的思维成果。

  人们总结出这个“规则”, 是为了使人类的思维活动能够更理性, 当然也更活跃。 而绝不是为了“限制”或者“约束”人类的思维活动。

  更重要的, “规则”出现之前的思维仍然是可以“符合规则”的。 即并不是在“规则”出现之后人们才有“符合规则的思维”。

  (七)

  有些人的观点中, 经常会有: 我是符合规则的, 因此你就是不符合规则的。

  实例就是, 《墨家》有逻辑, 因此《儒家》必然无逻辑。

  用逻辑学的规则衡量, 这并不是一个可以成立的逻辑推理。

  不是说这个推理是否符合“逻辑规则”, 而是说: 按照“逻辑规则”, 这连“一个推理”都够不上。

  《儒家》或《墨家》是否“有逻辑”是二者各自自己的状况, 二者的状况并无任何必然性的因果关系。 《墨家》有否逻辑根本不能对《儒家》有否逻辑有任何影响。 亦即, 《墨家》有逻辑, 而《儒家》则可能也是有逻辑的, 也可能是无逻辑的。 《墨家》有否有逻辑不能是推论《儒家》有否逻辑的有效根据。

  其实此处关于《儒家》《墨家》孰有逻辑的争论, 自然也就转化为“孰为正确”的争论了。 因为已经看到了某人在跟帖中直接提出“离开儒家罪恶之实,去空谈。。这不是墨家以实正名的路子。。是儒家脑”。就是说, 把“罪恶”与“无逻辑”划等号自然已经离开了“逻辑思维”的轨道。 因为很简单, “罪恶”依然是可以“有逻辑”的, 而“善”则仍然可能发生“无逻辑”的情况。 “犯罪”的过程中, 是可以发生“符合逻辑规则的推论”的情况的。 所以, “有否逻辑”更不能成为“善/恶”的判别标准。 将“有否逻辑”去做判别“善/恶”的标准是在张冠李戴而已。 如果不是无知, 就是“恶意”地混淆, 本身已经是“不善”了。

  (八)其实“逻辑规则”也必然要面对“来源”问题。

  就是“逻辑规则”是根据什么制定的。 这就是我曾经说过的“终极逻辑”问题。 提法未必完全正确, 但问题是实际存在的。

  所谓“终极”, 就是不能再继续寻找“依据”了, 这是“最终的依据”。

  “逻辑”是西方哲学的重要内容, 因此也必然呈现西方哲学的致命弱点。

  “逻辑”必须依靠严格的“定义”。 而所有“定义”其实都无法做到“充分严格”。

  比如“水”的定义。 是“H2O”么? 所有物质中的“H2O”都是“水”么?

  “流动性”是否应该是“水”的必要特性?

  而如果“流动性”不必然是“水”的必要特性, 那“流动性”是什么呢? 它可以是什么的“必要特性”呢?

  而更重要的是, 遵守了“逻辑规则”的推论真的就“必然”是“逻辑思维”了么?愿意较真的人们其实还是可以这样发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