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墨才是华夏传统的继承者

  • 文章来源 : 道学论坛
  • 发布日期 : 2013-02-01
  • 阅读数 : 2203

  首先,文中所谓“中国人的道德观”只是儒家道德观。不但不是中国人的道德观,甚至也不是先秦以前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观。

  中国传统的道德观非常宽容。这是由于华夏文明之初就面临三大族群的碰撞融合问题。黄、炎、蚩尤。黄帝武力压服,效果很糟糕,黄帝族反而在胜利后一度退出中原。尧采用和合思路,天子与部落首领盟誓共享天下,共祭上天,各族图腾一起被承认又降格为神。但各族群联系仍然太松散,尧仍然需要派羿以炎制炎武力压服或者刺杀部落首领。舜藉由树立父系权威,加强各民族、部落间血缘关系。禹遇到大天灾,通过无差别服务加强各民族、部落间向心力。夏朝以后主要采用加强交流和逐渐扩大王族统治,特别是周朝亲亲、尊尊制度大幅加强了人们之间的血缘和相互关系。亲亲制就是让王族带一部分人去统领其他部落(或者邦),所谓匈奴人也是这样产生的。尊尊实质还是亲亲,只是派出去的王族不再被承认为王族。这里插一句:亲亲制度历史上有其意义,但民族融合完成后,亲亲制没有了原来的指向性。孔子再维护这个制度是食古不化。

  综上所述,华夏传统治道是如此之多先贤天才(我只提及共主,实际还有他们的助手和其他人等)创造的集合,是华夏各民族N千年大融合经验的积累。其中虽有征战残杀,但没有西方那种亡国灭族、成为异族奴隶的极端结果。其原因正是华夏文化的宽容性。以互相承认、共祭上天的信仰、文化融合为主,配合加强交流,扩大血缘关系为主要形式。

  这种时移世易,这种为政者“善者善之,不善者亦善之”“以天下为刍狗”的近乎人格绝对平等的思维方式,集中体现在《老子》一书。人格平等的思维方式同样体现在《墨子》之中。墨家以不战、互爱、互利、互信合作、民众自治为主要社会纽带的社会理想,集中体现了华夏的传统社会理想。老墨才是华夏传统治道精髓的传承者。而儒家,自孔子食古不化之后,越走越偏。将传统的人性“自重”——趋社会性认识,变成了人性善,也就变成了固化的道德体系。他们不平等看待其他人的主张,迎合统治者人性之私,寻求和获得独尊地位。从此将华夏治理之道变成了统治术。

  儒家是华夏传统的破坏者,而不是继承者。

  反观西方,自大革命、大殖民之后,逐渐反思。从相反路径逐渐逼近中华传统治道。呜呼,当今之时。到底什么是中华传统,不自己读历史的人认识完全相反了。事实上,当今的西方比当今的中国更接近中华传统——指治道的思维方式。然而,我并不是指所谓民主,而是天下共主、人格平等等前述由老墨继承的中华传统治道。另外还有道家继承的与大自然亲和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