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食之力不足恃

  • 文章来源 : 道学网
  • 发布日期 : 2012-12-24
  • 阅读数 : 1960

  

  早期神仙流派中大约分为五派,导引、服食、吐纳、房中、金丹。道士得其一偏,以为可以致神仙,过分的宣扬自己那一派的功效,考诸《抱朴子》可知也。

  陆放翁云:“吾得宛丘平易法,但以食粥致神仙。”放翁这句诗大抵是承认服食药粥的作用的,因为粥易于吸收,对于中老年人的养生是大有好处的。服食之术,当今道学学者黄永锋先生对此研究甚深,黄公将服食分为服气和服药两大类,认为如上清派的服日月光芒之类的,也属于服食的范围。窃以为服日芒者,已经近乎咽气存思之道,不是单纯的服食了,如果服气也算服食的话,那么胎息的服内气之法,也算是服食了咯?这似乎有些混淆了。

  道教养生种类繁多,约而言之,大抵是房中、导引、吐纳、服食,而内丹术则需兼而有之。诚如文章开头所说,某些道士或养生家,过分强调了服食的功效,甚至认为可以“得一而万事毕”。这就大大的误解了道经的意思了。葛洪在《抱朴子》中说如果服药之人,不通房中之术,则药力不行,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当今保健品市场,种类繁多,而买的最好的无过于壮阳滋补之药,而壮阳药中尤其以虫草为贵重。虫草我在贵州住庙的时候吃过,是在当地山上采的。其他的壮阳药剂,如何首乌、赤灵芝等,我也是采的名山上的野生药材泡制的。以我的亲身经历而言,首乌、赤灵芝、五味子泡酒,效果是很好的,可以促进肠胃消化,补肾效果也很明显。但是若不能节制房事,则药力难以久长,走丹之后,人精神仍然不好。

  笔者禀赋柔弱,曾经吃过一个冬天的五子衍宗丸、金匮肾气丸,次年春天果然外肾应子时而起。但是怎么样?如果不能节欲,仍然不能保持健旺,虽每天不断的补药也不行。我曾经就此问题请教过一位福建的老中医,为什么会这样?中医告诉我:“人的元气是有限的,是无法通过药物赔补的,能补的只有后天精气。但是很多壮阳药物,所调取的是肾中元气,这样久之必然虚乏。并且壮阳之药,多燥烈之剂,比如附子、肉桂之类,如果长期服用,则体内火毒淤积,更是不利。我六十多了,一吃补肾的药就血压高。你想想看?满清的那些皇帝每天早上起来喝参汤,那真是名贵的人参熬制的。晚上御女之前,喝一碗鹿血。但是怎么样?还是免不了有短命的啊。足见药力之不足恃也。”

  中医有言: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气补。人身体好起来最好是自身身体的健壮,元阳之气的逐渐强大,而不能仗药物。以灵芝而言,灵芝可以增强人的抵抗力,但是有了药物的帮忙,则人体自身的抵抗力就开始怠懈了,一旦没有了药物的扶助,则身体将一时难以适应。

  我并不是反对,或主张禁绝一切药补。我只是认为,在服食药物的同时,我们应当坚持清心寡欲的原则,并且还要加强导引和体力的锻炼。只有双管齐下,才能使药物起到真正滋补人的作用,否则上面补了,但是那边有泄了,不但无益,反而更是损人。也奉劝一些富贵人家子弟,切莫仗药物而不顾身体,想想《金瓶梅》里西门庆是怎么死的?再说说补肾,补肾分为补肾阴和补肾阳。朱丹溪认为人身常阳有余而阴不足,这固然是针对《和剂局方》所主张温补之风的流行,造成富贵之人多火旺而说的。但是对于我们今天的人也是有意义的。人们面对纷繁的世界,各种诱惑,自然使得相火中烧,淫念一动,则肾中元气化而为火矣!我认为当今人补肾,也尽量补肾阴而不要吃过多的壮阳药。因为肾阴为水,也好比是油。肾阳则为火,一味的加旺这个活力,则必然水会枯竭,而成骨蒸之病。而补肾阴,其效果固然慢一些,但是却免去了这些弊端。

  大概养生无过于寡欲,若修道之人,能够栖心玄默,自然神光反照于丹田,元气充盈于脏腑;心肾交媾,水火朝元。这个比那些草木金石的药物要强多了!《心印经》云:“上药三品,神与气精。”宝精爱气以养形,少思寡欲以养神,加以药物资扶,导引有节,宣和脏腑,通利经脉,比吃啥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