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道教的著名学者曾慥

  • 文章来源 : 世界道学网
  • 发布日期 : 2012-10-21
  • 阅读数 : 2236

曾慥,字端伯,号至游子,福建晋江人。在北宋靖康(1126年)初,任仓部员外郎。金人陷京师后,很多人倒霉,曾慥曾随其岳父不得已降金,充事务官。绍兴九年(1139年),任户部员外郎,绍兴十一年(1141年)擢大府正卿。不久,即奉祠除秘阁修撰,提举洪州玉隆观,后来寓居银峰。他是著名学者曾公亮(古代著名军事理论家,著有《武经总要》)的四世从孙。

或许是因为之前经历的坎坷,曾慥晚年学养生,潜心至道,相信道教神仙之说。继刘向《列仙传》、葛洪《神仙传》、沈汾《续仙传》之后,采前辈所录神仙事迹,并记述所见所闻,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编纂《集神仙传》(简称《集仙传》)。他所持的编纂原则为:“异代之事得于碑碣者,以其世冠于卷首,其年不可考者次之,其著见于宋朝者又次之,至于亡其姓名者皆附于卷末。”

众所周知,神仙是道教的重要论题,曾慥将将神仙分为几种:一是炼形、气、神而成的轻举仙;二是坐脱立亡的尸解仙;三是植有宿根的火解仙;四是炼丹功成的住世仙;五是不假修为的缘份仙(即遇至人,饵丹药得要诀者)等。

曾慥对道教的研究是非常到位的,他为了研究道教养生和修道实践,从众多道书中,选录大量修道养生方面的资料,编成《道枢》四十二卷,共一百零八篇(每一篇又分上、中、下)。其写作的体例是:辑录原文,加以串写,定以篇名,特别是又在每篇篇名下,以四言四句,提示该篇内容要点或传授原委,较精要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道枢》一书对于道教养生学意义极为重大,当时的道教比较发达,他阅览众书,采纳百家,集历代养生术之精要,承前启后,发扬光大。大家知道,北宋是道教史上一个相当活跃的发展时期,高层统治者崇奉,民间兴趣,道教得到很快发展。北宋朝的末代皇帝宋徽宗,其难熬的经历让他最倾心于道教,他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极力提升道教的地位,将其置于儒、释之上,强令太学博士听道士讲经,更是少有的令儒生学习道经,贬低佛教,企图立道教为国教。

可贵的是,曾慥集录养生学术,对儒、释、道三家,没有门户之见。认真将其三教合流的思想体现在他所编写的著作中,如《碎金篇》、《内德篇》、《昆仑篇》、《华阳篇》、《鸿蒙篇》、《中黄篇》、《日月玄枢篇》、《九真玉书篇》、《九仙篇》、《众妙篇》、《大还丹篇》等的许多篇章。都有表现了三教合流的倾向,《道枢》中有的不少地方直接论说三教为一。

当然,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出,曾慥在在辑录儒、释、道三家的养生学的时候,自觉或不自觉地表现出以道为主兼顾儒、释的倾向。阅读《道枢》时不难发现,其所引用的,属于儒、释二家的有刘向、班固、富弼、苏轼、孔子、杜革、李傅、一行、千岁宝掌和尚、达摩等十多人,其所占比例不足十分之一,其它均为述介道家的。《道枢》介绍了诸家养生术,但显然是以内丹修养为主。加上宋以来,外丹道衰落,内丹学兴起,道教的内丹术成为养生学的主流,《道枢》内丹为主,可谓适其时。

在曾慥看来,凝炼精气为修养要旨,而其存思、房中、导引、按摩、外丹、吐纳、服食等皆属“南宫小术”,并非悟真成仙之正道。道教的成仙要道就是要:“以气生液,液化为血,血化为精,精化为珠,珠化为汞,汞化为砂,砂化为金丹焉。”这里讲的“金丹”当然不是一些药,而是“内丹”,“无为之道”的内在参修。

在《众妙》篇中,说得很明白,“吾有性命之宗,世未之知也,上纳于气,下勿泄于精,于是运之与玉池之渊相合,久而斯为丹矣,斯吾之性命也”。曾慥将古代的道教典籍推陈出新,提出自己的新见解,新释“内丹”之说,值得重视。

曾慥融化道家学说,对于以往之“御女之术”,大胆驳斥:“魏伯阳曰:割肉以内于腹不可以成胎,则外物不可以为丹也明矣。是知学道以清净为宗,内观为本者也。于是深根固蒂,使纯气坚守,神不外驰,至于坎离交际,而大药可成矣。善乎庄子之论曰:必净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未闻有以御女而获仙者也。”内丹修炼是真道,曾慥不相信“御女之术”及别的。

阴阳平衡,清净自然,所谓的“采阴补阳”或“以阳补阴”均是有害的,道法自然,人贵静养!

更值得赞赏的是,曾慥兼容百家,不仅仅表现在他的道教学说中,他的学识范围非常广,他还从二百五十二种笔记小说中,辑录出“可以资治体、助名教,供谈笑,广见闻”的资料,编为《类说》五十卷。又撰《高斋漫录》一卷,“上自朝廷典章,下及士大夫事迹,以至文评诗话,诙谐嘲笑之属,随所见闻,咸登记录”。还有《乐府雅词》三卷、《宋百家诗选》五十卷、《通鉴补遗》一百篇等。古往今来,少有道教学者,有如此丰富的著述。博学曾慥,值得赞赏!

本文转自文城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