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何时墙内再飘香_传统医学_心灵疏导_佛法宝藏-佛学在线

  • 文章来源 : 世界道学网
  • 发布日期 : 2012-10-21
  • 阅读数 : 2099

              国外高声望牴内冷场面——针灸何时墙内再飘香

  在杭州市中医院挂号处,人头攒动,与一些热门科室的挂号率相比,“针灸科”显得有些落寞。“怎么不试试针灸?”记者试探性地问了一个颈椎病人,“这个现在好像不流行了,一般不会想到的。”病人笑笑。
  “针灸现在靠‘口碑’生存着,整个国内的形势基本如此。”杭州针灸学会副理事长、市中医院针灸科主任朱国祥有些无奈,“除了落枕和扭伤患者,已经很少有患者来挂号了。”
  无独有偶,来自中东的IT人员阿拉姆汗两天前带来了蒙着黑面纱的妻子,阿拉姆汗的颈椎病在两个月前治愈了。带着对针灸的信任,他的妻子也开始尝试针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奇怪,中国医院的针灸怎么还不如我们国家的针灸诊所热闹?”他疑惑。

  名扬中非总统府 杭城只剩老相识
  市中医院针灸科共有15名医生。朱国祥介绍,三分之一的大夫都曾数年参加援外医疗队,在受援助国的声望相当高,“但在杭州,只有老病人才知道他们了。”
  高英起大夫,从事针灸治疗已经40多年,曾先后赴马里、中非共和国,参加我国派驻第三世界国家的“援外医疗队”,同事们都说,他曾是中非共和国前任总统帕塔塞的“御医”。
  被失眠困扰数年的总统,居然在高医生首次治疗一个小时后鼾声大起。在一次直升机事故中,总统因为压缩性骨折留下了腿疾,高医生扎了两个星期的针,总统居然不瘸了,惊得总统夫人逢人就说“奇迹奇迹”。总统病愈,这自然也成了该国报纸的头条新闻。
  高医生乘坐总统府的专用车,可自由出入总统府。中国驻中非共和国大使曾与高医生开玩笑:“对我来说,总统在家请客是难得的礼遇,可高医生您却是家常便饭了。”
  高医生说,非洲本土对治疗关节炎、腰腿疼等没有特效方法,而西医成本较高,相反中医技术在非洲国家的威信很高。帕塔塞总统周围云集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名医,各有专长,而治疗多年的失眠症,总统选择了中国针灸。

  苦苦修炼十五年 区区五元诊疗费
  “虽然我国的卫生事业发展很快,相形之下,针灸这个老行当却在走下坡路。”杭州市卫生局中医处处长、杭州针灸学会副理事长吴和平先生说,“5年前,学会成员只有五六十名,现在有200多名。杭州大约有针灸医疗从业者500~600名,仅占中医从业者约1/9。接班人难找啊,杭州市只有市中医院,红会医院等还保留着一定规模的针灸科室,其余基本都在萎缩。”
  “有些人本来学西医,只参加了3个月的针灸培训班,就到国外开诊所去了,针灸医疗水平参差不齐,给人‘针灸没有技术含量’的印象。其实培养一个针灸医生不容易,条件允许,个人努力,也需要15到20年。可快10年了,一个针灸专家的一次诊疗收费依然是5元。5元,却包含了他所有的技术、经验、劳务和风险。”吴先生感叹,“针灸技术与价格多年的严重背离,使很多针灸人才都流失了,或转行,或出国。”技价背离与人才流失导致了更严峻的一个后果就是,针灸面临着病种萎缩的问题。“古时候,针灸的适用症有100多种,可现在只有10多种了。”一名针灸学会的医生会员表示,“缺乏科研热情,缺少科研资金,谁还有心思来钻研针灸呢?”
  这位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针灸专业的医生表示,当年同届的60名同学,如今从事针灸工作的还没有一半。1988年的时候,科室有位业务能力相当优秀的研究生转行当了医药代表。而上世纪90年代,又有两位骨干去美国开了针灸诊所,诊疗费每次约50美元,自然也不再回来。

  众人皆说西湖好 谁知针灸不得了
  又有几个人能想到,外国游客到杭州,仰慕的不仅仅是风光旖旎的西子湖,还有神乎其神的针灸绝技。
  “西方人其实对中医理论和中国针灸推拿等形式都很好奇,许多来中国旅游的欧洲人,都向导游建议,要见识一下‘中国人把针扎在身上治病’的神奇方法。早在1992、1993年,医院已开始陆续接待一些非官方旅游团的参观。”市中医院院办孔建平回忆:“当时多数人都是看个新鲜,走马观花。”孔主任还表示,去年日本某旅游公司已经提出了“康复旅行”的合作意向,并派了6名工作人员亲自体验了一番中式医疗,但由于非典,搁置了合作计划。
  而今年4月份,瑞典的康复旅行团在市中医院匆匆体验了一回中医的“望、闻、问、切”,还称不够过瘾,在今年10月份的合作意向中,瑞典康复旅行团明确提出,希望医院能依据团内患者的不同特点,为一些适用者提供针灸治疗。
  针灸旅游团在国内也并非首次,2002年7月,21名俄罗斯国家天然气集团企业旅游团在到三亚开始为期12天的中医疗养游之旅,享受了针灸疗法。另有日、韩、蒙古、波兰等国家的旅游团前来三亚开展中医疗养游。冲着“针灸治疗”而来的国外康复旅行团,无疑是中国针灸“墙外香”的表现之一。
  在欧洲,针灸疗法与推拿、香熏、温泉疗法等并称为“自然疗法”,更多的欧洲人都在寻找一种通过物理方法调节身体免疫的治疗方法,而避免服用一些副作用较大的抗生素来治病。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经注册的针灸医师约5000名,而英国伦敦的注册针灸医师就已经超过了5000名,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也把针灸医疗纳入了医疗保险范围。美国有48个州承认中医药、针灸的合法地位。美国共有1万名中医针灸医师,仅加州就有4000名。在美国收费标准统一,每次针灸50美元,出诊一次收100美元,药费另算。
  “回国以后,我打算在家里开个中国针灸诊所。”这是爱尔兰留学生尼尔的未来计划。尼尔和詹森都已经在本国学习了3年的针灸医疗,如今在市中医院实习。据不完全统计,近3年中医院先后接受过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美国、以色列5个国家近200名留学生实习,就在8月份,一批13人组的英国实习生刚回国。
  作为中医的一种治疗手段,针灸在国外的认可度越来越高,那么,针灸何时能重在“墙内”开花呢?(据新华网9月19日电 徐尤佳 杨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