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席晚年所阅读的《老子》版本考述

  • 文章来源 : 鑫山实业
  • 发布日期 : 2012-05-04
  • 阅读数 : 4795

 周金富 王彤江

提要:晚年的毛泽东主席非常重视老子思想的研究。作者凭借多年来收集的第一手资料,对毛主席曾经阅读过的《老子》版本进行了介绍,其中包括:马叙伦的《老子校诂》、高亨的《老子简注》、张政烺审定的《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释文》、傅奕校订《道德经古本篇》、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文章还对这些版本进行了比较。

关键词:毛泽东、《老子》、马叙伦、高亨、张政烺、傅奕、帛书

毛泽东主席在谈到矛盾的转化问题时曾经说过:“在一定的条件下,坏的东西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的东西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老子在二千多年以前就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到晚年,他尤其重视对老子思想的研究,在《老子》一书的研究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众多的《老子》版本之中,毛主席按照自己的眼光精选了其中一部分进行阅读:如马叙伦的《老子校诂》、高亨的《老子简注》和《重订老子正诂》、张政烺的《道德经解释》、江希张的《道德经白话解说》、唐代傅奕校订的《道德经古本篇》以及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等等。

毛主席所阅读的很多书,都是由中央安排出版社印成大字线装本的。笔者收藏有为毛主席印书的目录表,即《中央交办大字线装本任务印制工作安排意见》。在该目录表的第一页上,第七项为《老子校诂》,14万字,印数200,已发排,排、印、装地区:北京新华印刷厂;第八项为《新注道德经白话》,5万字,印数200,已发排,排、印、装已完。二者均为急件。

给毛主席印的“大字本”书,多用宣纸,字体则为长仿宋体,该字体匀称、美观,阅读起来,能使读者产生置身于优美的画卷中的感觉。给毛主席印的线装大字本所用的长仿宋体字,在字体规格上是有要求的:

下面,就结合笔者的收藏,分别介绍一下毛主席晚年所阅读过的各种《老子》版本。

一、马叙伦的《老子校诂》

马叙伦(1885~1970),浙江杭县(今余杭)人。辛亥革命前加入南社、同盟会等组织,并响应武昌起义。一生治学严谨,学识渊博,于文字学、金石学、训诂学、老庄哲学、诗词等皆有建树。曾任多家报刊编辑、主编,还执教过北京大学、浙江第一师范等多所学校。曾积极投入爱国民主运动。新中国成立后,曾先后任教育部的第一任部长和高等教育部的第一任部长。

  马叙伦的《老子校诂》,曾于1956年由古籍出版社出版。笔者收藏的他的大字本的《老子校诂》(上、中、下三册),是由中华书局于1974年12月出版的,16开,692页,44.5印张,约17万字。该书没有分章,与长沙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甲乙本的《德经》、《道经》的章节正相吻合。
二、高亨的《老子简注》
  高亨(1900~1986),吉林双阳人,古文字学家、先秦文化史研究和古籍校勘考据专家。1925年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师从梁启超、王国维。历任河南大学、东北大学、武汉大学、齐鲁大学教授等。他留下了总计约五百万字的学术著作,涉及《周易》、《诗经》、《楚辞》、先秦诸子、文字学、上古神话等诸多领域。
  笔者收藏有高亨先生的部分版税记录。
  笔者收藏的《老子简注》一书,为36磅线装大字本。封面为经过浸泡而染成蓝色的宣纸,用一张长为368毫米,宽为292毫米的宣纸折合成为高292毫米,宽184毫米的封面。书名签在封面的具体位置是靠左边15毫米。在“注”字右上角有用红铅笔划的圆圈;在“注”字下所盖印章为阳纹,上有三个字“周金富”;在“册”字上也盖了一印章,为阴纹,上有“吴连登印”四个字。
在第三页上的书框上印有《老子简注》第一册,高亨注释。配有吴连登印,周金富印,毛远新签名,周金富签名。
  外形结构为高292毫米,宽184毫米,厚6毫米。共100面,50页,外封面、衬页、书名、封底,总共55页。
  在版式上,《老子简注》采用了明代的样子。在版面的设计上共分十四行;加版心一行,则为十五行。每行设计为十三个字。在第一章上写有“74,11,11日,孔奇送来印样。”在第三十九章(前段)的样张上,用圆珠笔写着:“74.11.11.孔奇同志送来印样36p缩小影印”。
  高亨一生中注解过三种版本的《老子》:《老子正诂》,1930年,东北大学工厂;《重订老子正诂》,1943年,开明书店(开明书店的账本);《老子注译》,1980年,河南人民出版社。《重订老子正诂》曾由古籍出版社于1956年10月重印出版。实际上,《老子简注》是毛泽东主席根据高亨先生的《重订老子正诂》删定而成的。《老子简注》与《重订老子正诂》相比,不仅删减了部分文字,而且还改动了部分章节。其中,毛泽东把通行本的第42章作为《简注》的第1章。这一修改,与马王堆帛书甲乙本正相符合。
1963年10月至11月,当时在山东大学任教的高亨教授,与包括范文澜、冯友兰等在内的9位先生一起,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毛泽东说,他读过高先生关于《老子》和《周易》的著作;并对高先生的成绩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还说了些鼓励的话。 此后,高亨教授又与毛泽东有过多次书信往来,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高亨后来也是按照毛泽东主席的思路来研究《老子》的。#p#分页标题#e#
三、张政烺审定的《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释文》
  张政烺(1912~2005),山东荣成人。历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华书局副总编辑,中国科学院(今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还曾兼任文化部国家文物委员会委员、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在中国古代史、古文字学、古文献学等各个领域内,都做出了引人注目的突出贡献。

  张政烺先生审定的《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释文》,是定稿后呈送给毛泽东主席阅读的。其一校本共23页,46面。此本高33.7厘米,宽22厘米。每面十二行,每行二十八个字。每字高位0.9厘米,宽为0.7厘米。
  这个版本的发现,惊动了前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先生。他很快就派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善本组的几位专家来查看。看后他们还动员笔者把这些新善本书捐给国图。
四、傅奕校订《道德经古本篇》
  傅奕(555~639), 唐初学者,唐相州邺(今河南安阳)人。精于天文历数。唐武德初,拜太史丞,迁太史令。据《旧唐书·傅奕传》载,傅奕站在儒家、道家学说的立场上反佛教。他列举自佛教传入中国后佛教盛行的弊病,认为佛教窃人主之权,擅自然之力,其肆行的恶果是“海内勤王者少,乐私者多”,入家则破家,入国则破国。故傅奕请求唐高祖“布李老无为之风,而民自化;执孔子爱敬之礼,而天下孝慈”。在傅奕看来,只有遵从道家和儒家学说,才能使“天下大治”。主要著作有《老子注》、《老子音义》,并辑魏晋以来反佛人物言论,成《高识传》十卷,均佚。
  据任继愈主编的《道藏提要》介绍:“《道德经古本篇》二卷,傅奕校订。载《道藏》洞神部本文类。是篇无注及音义,亦无序跋。今傅奕本计有五千五百五十六字,与各本异。然马王堆出土帛书《老子》独与傅奕本近,则傅校诚为古本。”
五、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
  《老子》马王堆帛书甲乙本,于1973年出自长沙马王堆汉墓。帛书《老子》有两种抄本,被研究者称为甲本和乙本。根据专家分析,甲本抄写年代应在刘邦在位之前,即秦末汉初之际;乙本应抄于刘邦在位时期。
  帛书《老子》甲、乙本的出土,引起了毛泽东主席的关切。他指示要选派著名专家、学者来整理这批特别珍贵的文物古籍。为此,还专门成立了竹简帛书整理小组。这个小组名义上是受国家文物局管辖,实际上是专为毛泽东主席服务的。笔者收藏有该小组于#p#分页标题#e#1975年7月21日送交的《简报(8)》,上边写有“打印30份,韩中民,7.21”的字样。这是为毛泽东主席打印的。
  另外,笔者还收藏有几种20世纪70年代的与帛书《老子》有关的资料:1、《马王堆汉墓帛书》(壹),为线装本, 6开,共370页,其中含《老子》甲、乙本。1974年9月,由文物出版社出版。2、1975年 《文物考古》,马王堆汉墓帛书(一)线装本,函装,文物出版社,1975年7月,6开,内含《老子》甲、乙两种写本。3、1976年《文物考古》,老子《马王堆汉墓帛书》,文物出版社,1976年3月,大32开,360页。
  上文提到的《简报(8)》记载了当时帛书小组讨论的注释原则:“七月十八日上午,帛书小组讨论了释文注释的体例问题。……大家一致认为,对注释工作总的要求,要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首先为工农兵着想。……”还记载了当时小组对于帛书篇数及字数的统计:“王家琦同志根据释文和照片,并征求了参加整理工作的同志意见,又作了一次统计,共有三十六种,十万零九千字。”
  《老子》甲本用半幅帛书写成。《老子》乙本用整幅帛书写成。乙本与甲本不同之处是全文分两部分。在每一部分字数之前分别标有“德”字和“道”字,说明前一部分是“德经”,后一部分是“道经”。它与后来所常见的《道德经》之《道经》在前而《德经》在后的顺序不一样,而且也不另外分章。
  笔者认为:《德经》在前的本子是供法家人物和帝王阅读的,对政客来说,讲德更重要。《道经》在前的本子是给道家人物看的,对道家之人来说,有道未必用道,所以要先讲道,再讲德。明白了这个道理,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帛书《老子》要把《德经》放在前,《道经》放在后了。
  帛书《老子》甲、乙两种版本都是《德经》在前而《道经》在后,所以应称作《德道经》。帛书《老子》的版本,比起现在通行的《老子》各种版本,应更接近于《老子》的原貌。虽然1993年又在湖北荆门郭店村出土了战国楚墓竹简本。 但郭店楚简是节选本,字数不足今本的三分之一。所以说,帛书《老子》甲、乙本是目前所见最古老的两种全本。
  帛书《老子》甲、乙本中有些语句顺序与通行本不同,字数也不一致,但内容则大致与通行本相同。但是通过对照比较,不但可以校正今本的某些讹误,而且通过今本的文字,也可使在帛书之中的一些难以识读的古本字样得以辨认。如在通行本的第四十二章中,“冲气以为和”一句的“冲”字,在帛书本则是“中”字。
  《老子》乙本卷前有四篇佚书,共11064字,分《经法》、《十六经》、《称》、《道原》。《老子》甲本卷后有四篇古佚书,约9000字。笔者收藏有由张政烺定稿的《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释文》样稿。
笔者还收藏有故宫博物院唐兰撰写的《马王堆出土〈老子〉乙本卷前古佚书的研究——兼论其与汉初儒法斗争的关系》。
  笔者认为:在《老子》的研究中,还是应以帛书本为主本——用帛书本校勘今本,判别今本的正与误;用帛书本研读今本,审定旧说的是与非,从而给《老子》思想做出正确的评价。现在有帛书《老子》,大有助于我们重读《老子》书,评价《老子》思想。这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六、《老子》部分版本比较#p#分页标题#e#
  不同版本的《老子》在字数上多少不一:河上公本有五千三百五十五字与五千五百九十字两种;王弼本有五千六百八十三字和五千六百一十一字两种。在毛泽东主席晚年所阅读的注本中,《老子校诂》、《老子道德经白话解》、《道德经解释》、《重订老子正诂》,全文都是五千多言。只有《老子简注》的字数少了很多。
  再来看章节设置。在现在的通行本中,无论是《老子河上公章句》还是王弼的《老子注》,都分为81章,并都把《道经》37章列于前,《德经》44章列于后,故合称为《道德经》。《老子简注》却改变了通行几千年的排法,把第42章移到第一册的第1页上,作为全文的开头。这种排法正好与马王堆帛书《老子》的排法相吻合。
  前文已述,《老子简注》是毛泽东主席根据高亨先生的《重订老子正诂》删定而成的。这说明,毛泽东主席赞成恢复《老子》版本的本来面目,即把《德经》放在前而把《道经》放在后。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中说:“优秀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深厚基础,是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
  毛泽东主席正是通过对《老子》的研究,把传统的道家思想转化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有机组成部分。
  
  参考书目:
  1、《中央交办大字线装本任务印制工作安排意见》
  2、马叙伦注《老子校诂》大字本(上、中、下三册),中华书局1974年12月出版。
  3、高亨注《重订老子正诂》,古籍出版社1956年10月重印版。
  4、《老子简注》,线装大字本,是毛泽东主席根据高亨先生的《重订老子正诂》删定而成的。
  5、 张政烺先生审定的《老子甲本卷后古佚书释文》。

#p#分页标题#e#

  6、  《道藏》,上海书店出版社、文物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3月联合出版。
  7、  竹简帛书整理小组于1975年7月21日送交的《简报(8)》
  8、 《马王堆汉墓帛书》(壹),线装本,文物出版社1974年9月出版。
  9、 1975年《文物考古》,马王堆汉墓帛书(一)线装本,函装,文物出版社,1975年7月出版。
  10、1976年《文物考古》,老子《马王堆汉墓帛书》,文物出版社,1976年3月出版。
  11、故宫博物院唐兰撰写的《马王堆出土〈老子〉乙本卷前古佚书的研究——兼论其与汉初儒法斗争的关系》。
  12、熊铁基、吕良怀、刘韶军著《中国老学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95年7月出版。
  13、熊铁基、刘韶军、刘筱红、吴琦、刘固盛著《二十世纪中国老学》,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
  14、刘固盛著《道教老学史》,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15、王卡点校《老子道德经河上公章句》,中华书局1993年8月出版。
  楼宇烈校释《王弼集校释》,中华书局1980年8月出版。